不知名的尝试

高三长弧

【叹封】所谓尝试一下乐乎的和谐

接着上面那个新人玩歌词,顺便试试河蟹程度

对了,ooc,要习惯啊。。。

额,没大肉,你们放心,要写也是对话形式

对了,有错字,语句不通一定告诉我啊

大佬们求指教。。。额。。。没了

                                    那么,下面正文                                                        

【再回到你身边为你撑雨伞】

      封不觉有些懵圈的对着超市外面的大雨翻了个白眼,谁能告诉他刚刚进来时还是万里晴空,为什么转眼出来时就被大雨堵在了超市,话说作为一个宅男,出趟门买个菜容易吗!!!

      

       就在封不觉权衡着是淋着雨走回家,还是在超市等雨停,或者在大妈大爷的抢购中血拼回去买把伞再出来时,他看到了打着伞从远处走来的一个熟悉人影,显然人影也看家了他,加快脚步跑了过来

“小叹,你是来救驾的吗,果然还是有点用啊”

“诶诶,觉哥你怎么出来了啊,我本来估计今天你家里没存粮,就过来买点东西捎回去,顺便还能蹭顿晚饭。”

“呵呵,最后一个才是重点吗”

“觉哥,我可以打下手的。”在见识过觉哥的中二料理后,很少有人可以忍受做饭时的封不觉了,更不用提帮个忙,打个下手什么的了。

“算了,看在你一片好意上,允许你品尝本大厨的精湛厨艺。”在近距离和小叹腻乎一晚上并帮自己做饭和自己淋着雨走回家后感冒发烧然后借此之名拖稿的选择下,封不觉直接选择了后者前者。

      当然,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在只有一把伞的情况下,保证两人一堆菜不被淋湿。

     “小叹你过来,菜你拿着,伞给我,然后。。。”

       

    “哦,好的。。。然后干嘛?”刚说完小叹就看见自家发小整个人贴了过来,当然小叹没有作者我想象中的脸红心跳,而是跟没事人一样的和觉哥走了出去。

        彼此间距离几乎为零,外来的温度温暖了夜雨带来的寒冷,两人挤在一把雨伞下,一人撑伞一人提东西,在雨中前行,每一个犹如演练了无数次,流畅和谐。当然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俩从不会看气氛调个情。。。

“觉哥,我以为你会给我或者给超市打电话让他们把菜给你送上来呢”

“呵呵,电话欠费了。。。对了,话说你为什么不开车来”

“额。。。因为今天车库只剩限号那辆了,不限号的那些被我妈我爷开走了。。。。。还有,觉哥,快到月底了吧。。。”

“是啊,月底了啊。。。”

“你的稿。。。写了多少?”

“还记得高中那时咱们,寒假最后一天的作业完成度吗。。”

“我知道了,你尽力赶稿,做饭家务都我来吧。。。。”

“我果然还是淋着雨回去感冒发烧拖稿吧”

。。。。是的,他们只会互相吐槽戳痛处。。。。否则你想让俩双箭头的老夫老妻像新恋爱的小姑娘吗?至于为什么是双箭头?你看他们有转身去超市再买把伞的欲{咳咳}望吗。。。。

 

【剩几个夜晚再几次晚安】

“小叹,太晚了,你去睡。”封不觉瞟了一眼挂在墙面上的表,对坐在沙发上等他顺便看电视的小叹。

“嗯。。。好吧,觉哥,赶完稿早点睡,晚安”说完无奈的摇摇头径直走向卧室。

“等等小叹,我以我大文豪的丰富阅历告诉我,你的‘晚安’两个字发音不准哦”觉哥突然叫住小叹,并用一种看样子严肃严谨的样子看着他。

“嗯。。晚wan(三声)。。。安an(一声)。。。。?”在对觉哥的信任下小叹字正腔圆的又把晚安念了一遍。

“还是不对啊,小叹,朽木不可雕也,跟着我念晚~安~”只看觉哥站起来,一脚踩在椅子上,手臂伸平用右手食指着小叹,把那两个字拉长音调念了一遍。

      然后一股已经化为电波的意念向小叹传了过去,只看小叹瞬间秒懂,我们把这种叹封之间的默契叫做心有wifi“哦。。知道了,觉哥你已经无梗不用了啊”

“还想得起来,不错不错,不浪费我如次辛勤的教导,那么从来一遍。”

“好吧,‘我爱你爱你’”

“我也是,晚安~”

“觉哥,你刚刚说晚安不是这种叫法的。。。。”

“那只针对你”

“。。。。。。。你开心就好。”

注:晚安是这样解释的  w(我) a (爱)n(你) an(爱你)

      向写【叹封,心有WiFi的正确使用方式】的大大致敬,简直太萌,额,对了,这是一岁一枯荣大大的梗,刚翻出来。。。

【等你摘下还戴上指环】

      (人物ooc预警,少量封叹,玩坏的黑化。。。)

“小叹,结婚吧”

“好,嗯。。我在上面好吗”

“好♂”

“戒指呢,求婚不应该有戒指吗(小叹呆萌脸)”

“晚上,给你哦,有惊♂喜”

床上

“嗯。。觉哥。。嗯啊。啊不是。。说。我在上吗。。嗯~”

“对呀,你很重啊,所以自己动可好,嘿嘿嘿”这个真的是封不觉

“嗯嗯,,哈啊,不要。。额嗯,要嗯。。{哔}。。了”

“哦?对了,小叹,今天早上我说过要送你戒指来着吧”说着,把一枚精致的男款银戒带在了小叹那尖端有微微乳白色液体的器官上“很美呢,小叹。”

“嗯呢。嗯,觉哥,嗯啊,,拿出去,我要。。额,,,”

“可是我不想啊,我还没有啊,再忍忍嗯?”

十分钟后,觉哥终于心地善良的把戒指拿了下来,转手要套在小叹手上,却被小叹抓住了手

“怎么的了?看来需要清洁一下啊”觉哥看着低着头做到自己身上的小叹,小叹的头发挡住了他的眼神,觉哥并没发现什么,所以还不紧不慢的和小叹说着话。

“觉哥,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还未说完就看见了小叹抬起头后略带红芒的眼睛。

“我{哔},玩脱了。。小叹你冷静啊。。。”

“觉哥晚了哦,喜欢我的话要证明给我看嘛~”小叹起身脱离封不觉并用单手摁住封不觉的肩膀,一只腿挤进封不觉两腿之间,然后用另一只手在封不觉某个地方挑拨。。

“。。。。你赢了,拜托请正面上我”觉哥一翻白眼,因为从身体上的反映上来看,自知无法反抗,所以直接放松,准备迎接接下来的“狂风暴雨”

“很有觉悟嘛,封不觉”从床上捡起戒指套在自己手上,小叹俯身压了下去,用嘴咬住了那人的喉结。。。

“斯~挺懂的嘛。。”

“我好歹是个医生啊。。。人体结构还是懂的。”边说着,便顺着身体的纹路一路咬下去。。。。

 。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你问我然后呢?说了啊,【然后他们干♂了♂个♂爽】,这还不知道会不会河蟹呢,所谓新人吗,总有踩雷的时候。。。说真的,我写后续了,回来弄懂点在把链接填上吧。。。

                                                                                                                    

听我说,这是真的,先不说我写的好不好吧(反正文笔奇特)所谓新人啊,稍微可怜一下我。。。我也很无奈啊

那个。。我现在就去问大佬。。。争取吧,要是有大佬看见了回复教我一下,拜托了,麻烦您了。

然后,没了,所谓尝试一下。。。就是这个。。

                                        欢迎您下次再来                                                   

评论(5)
热度(32)

© 不知名的尝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