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的尝试

喜欢看书,喜欢听故事
主跳惊悚,复战,楚路,晏指
高三了,要长弧了
(我还是爱着惊悚)

【叹封】所谓不知名的吐槽~二改版

那个。。我这次翻文,看到了自己诸多语言不畅,字词错误,剧情逻辑喂狗等问题,所以我改了一小部分,并且重发一下。。重点改了最后一段【也许下个冬天,也许还十年】的问题

祝您享用愉快,不知名的尝试 为您精诚服务。

对了,更新,不存在的啊。

                                                                                                         

  所谓新人,就是第一次写文还敢往上放的

所谓人物ooc,不要对我有希望

看梗,梗,文笔文风流畅度不重要

请大佬们务必提个意见什么的

                                   那么,下面正文                                                              

【离别没说再见 你是否心酸】

      注:没遇到小灵,若雨相遇

         一次单身狗之夜,因为包大人脱单,封不觉与王叹之只能选择在祝愿包大人被FFF团烧死之余,用烂片消磨时间。

        当时针分针在阿拉布数字12上停留后,小叹打着哈气准备和觉哥说再见

        “觉哥,我有点困了,我。。。。”熟悉的话还未说完,就看见封不觉以葛优瘫一般睡在沙发上。

         小叹无语的摇摇头,轻车熟路的到卧室拿个被子,轻轻盖在封不觉身上,然后关掉电视,蹑手蹑脚的开门出去,却没看见摊在沙发中的人睁开了双眼。

       “小叹胆子变大了,没有本王允许,不打声招呼就走了。。明天就把他。。呵呵呵呵呵”模模糊糊的说完,拿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卷,倒在沙发上,呼吸渐渐平稳。

【转身寥寥笑脸 不甘的甘愿】

注:这是之前存稿所以没编辑和斯诺的事(你们要猜猜这是多久以前的吗)

      

          地狱前线的某次线下聚会,约在一个餐厅的是包厢内,封不觉难得的早来一步,开门却看见小叹和小灵正在进行一个法式长吻。瞬间觉哥的内心是这样的“我去,我看见了什么,小叹在接吻,和谁?小灵,嗯,还是法式长吻,应该是我看错了,是我看错了,看错了,嗯,可能打开方式不对。”在一秒内刷完屏的觉哥,淡定的,轻轻地,关上了包厢的门,就在这时看着他刚把门开一条缝就又关上了的,一脸好奇的黎若雨,凑到进前,把门从新推开,当然,他们还在吻,一瞬间脑子里刷过一百条“小灵在和小叹接吻”的若雨直接僵直在哪里,然后还是封不觉一脸诡异的帮她把门关好,当然他们俩整个动作不超过3秒。。。。。。。

        5秒后小叹红着脸打开了门,然后在接下来的3分钟内充满了尴尬。。。

        再后来从开始聊天到结束散会,叹灵两个人感受到了封不觉式的嘲讽和黎若雨式的冷漠。

【也许下个冬天 也许还十年】

 

      “觉哥,你为什么突然想会想回你父母那边住啊!”一只人形金毛拎着封不觉的包跟在某人身后。

 

     “又不是去太久,顶多冬天就回来了,我去整理整理他们遗物而已,这么点时间就欲求不满啊?”看着一片有一片飘落的枫叶,封不觉如此说道。

 

     “我。。我。。没有。。的事。”好像看见微微的脸红和突然竖直的尾巴

 

   “呵呵呵,人形宠物没资格发表言论。。”封不觉戏谑的一笑。

 

   “那,那,你早点回来,有事打电话。”小叹一副小媳妇样儿的对他说他。

 

   “喂喂喂,我好冤啊,你那是什么表情,到底谁是下面的那个啊”封不觉翻了个白眼,“顶多十年我就回来了,你急什么啊。”

 

“诶诶诶,不说冬天就回来了吗!!”一脸震惊的小叹一边说一边和封不觉走出了小区。

 

“果然,这种事只有你会信了,毕竟你钱多嘛,人傻点很正常”斜眼瞟了一下跟在后面的小叹,封不觉微微叹气,就在这时古小灵和黎若雨从远处走来,小灵手里还拎着个什么。

互相打过招呼之后,小灵扭头就把手里的一个大黑盒子扔到了封不觉怀里“这是安姐给你的,还托我带句话“人,可以走,稿留下”团长你懂得,自求多福吧”

“喂喂喂,不是吧,祭奠亲人啊,还要更新?!”突然瞪大自己的死鱼眼,就好像那仰望星空咸鱼派上的鱼一样。

“我也再追,敢坑的话,我想咱们还会有见面的时候对吧”黎若雨一副阴沉的表情说出这句话。

“好的女侠,没问题女侠,保证一天一更”封不觉一脸绝望,他知道自己是死也躲不过需要更新的命运了。(要是三渣也这样多好)

“对了,听安姐说这是他们家的老古董了,好好爱护一点吧。。应该,不会坏的。。”

   很好,您的好友【古.恶魔.小灵】对您进行了补刀,您已死亡

   怀着太阳般的心情,封不觉第一次无比期待大巴车的到来,很显然,这次上帝听见了他的愿望,大巴车准点进站。

   

   在最后相互叮嘱告别之后,封不觉拉着行李就要踏上车的一刹那,小叹拉住了他。

“嚯,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叹老妈子,要说什。。”还未说完就被某人封住了嘴(灵黎表示今天阳光明媚啊,有点太阳般的心情)

      一会后,小叹放开了脸色稍有潮红的封不觉,“觉哥,记得回来,别在那着凉了。”

“行了,行了,别嘚嘚了,等我回来” 

“嗯”小叹松开手,看着车子迅速走远。

                                                                                                                    

车上

    带着眼睛的司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着车里唯一的乘客走去,坐到了他身边,而车诡异的还在平直行驶,并且还在加速。

        觉哥表示真的不想见到这个贱人(嫌弃.jap)但是司机。。不,是嘿嘿嘿直接忽略了觉哥脸上的不满,并以一种八卦的语气问道

    “现在下车还来得及,可以反悔的哦,嘿嘿嘿。”

“反悔个{哔},再不走我就要被他爷爷削死了好不好,我又不信仰雅典娜,也不属蟑螂,为了他那要求,不去你那来个几日游我还去找鸟人啊”

“其实这件事你要理解,毕竟人被杀就会死啊。”

“说的跟小叹不是人是的,而且说得一本正经,连嘿嘿嘿都不带了,作为一个非人生物你很自豪啊”

“嘿嘿嘿,谢谢夸奖,其实你也不差,单从精神上来讲你也没有一点作为人的正常属性。”

“呵呵,这不看这是因为谁。。。”

“这还真的不赖我,嘿嘿嘿,要是真的想知道因为谁,你可以考虑去问问你爸爸”

“并不想,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比如一点也不想知道那个“顾日天”怎么来的啊。。。”

“嘿嘿嘿,还真是敏感啊,不过真的不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吗,毕竟你可能去了就回不来了,交代一下后事也好啊”

“其一,你会这么好心?其二,我不觉得你出的来的地方我出不来?要是我出不来,你选我时可能眼瞎了。其三,遗书我给律师了,不劳您操心了”

“嘿嘿嘿,准备很充足啊,那后面可不要让我失望了,找个可以和我下棋的人不多啊”

“我一点可不喜欢下棋啊,伍迪,你可以试试和机器下,听说最近一个机器人打败了象棋世界冠军那个据说出招下个棋自带光影效果balabal。。。。    “balabalabala.........”

“。。。。。。”(不要问我伍迪心里怎么想的,我不知道。)

“嘿嘿嘿,你这大包小包做样子有点过了吧,拖着走不累吗”

“balbalba。。。。。哦?并不是,我其实只带了一个空箱子,至于这个。。。。你自己看吧”(看吧,转移话题一点不唐突,多厉害。)

“这是上上上次游戏记录官的装备来着,可是老古董了啊,而且你要带下去?”

“呵呵,编辑让我带着这个更新去,我就说不可能了吗。。。”

“可以啊,如果是记录官的过时装备是可以带下去的,嘿嘿嘿”

“。。。。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下棋来着。。。”

“嘿嘿嘿,其实我可以和机器下。。。还有,时间要到了,准备好了吗?”

“就算不准备好也没{哔}用啊。。。”

“那么,欢迎来到地狱,嘿嘿嘿”说完车子化为一团火光,隐约之间伴随着一段不曾听过的文字:

Ph'nglui mgfw'nafh Cthugha Fomalhaut n'gha-ghaa naf'l thagn! Ia! Cthugha!


 (我就是在安利,你们没看错。。)

                                                                                                                    

王叹之家中。。。。。

(紧急播报根据现场记者报道,,xxx路上突然起火自燃,所幸无人伤亡。。。。)

在正常人看着在正常不过的火焰里,有些人看到的却是一辆化为灰烬的的大巴车。。。。

电视机前坐着两个年纪不大的年轻人,一个表情失落,一个一脸贱笑

“爷爷,您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您已经看见了他死相。。所以才。。”

“喂喂,谁那天哭着喊着说自己的爱人要死了来着?这是不是为了你好嘛!还有,难道你想一个人守着个墓碑?等他个百八十年从地狱爬回来?还不如直接交涉缩短时间。。。”

“可。。。那为什么不直接说啊?觉哥心理承受力挺好的啊”

“那是因为。。。为了他的节操着想。。。”

    还没等小叹说话,王家大门就被踹开了,那人进门就接话到:

“因为一旦告诉封不觉,他有了准备,死相就没了,对吧?”

“诶?古爷爷好。。”这是小叹

“我去,有这么拆台的吗,看来你是太久没揍,欠打了啊!”这是小叹的爷爷

“呵,来啊,就你这连自己孙子都不忘记坑的人品,是赢不过身为欧皇的我的”这是刚进来的古爷爷,古尘。

“呵!来吧!让你感受一下我们非酋的愤怒,决斗吧!!”

他们的呼吸渐渐迫促,人们听见他们喘息的购声,他们的面 孔膨胀,仿佛由内部的炭火烧红,人们由他们眼睛的明亮洞孔里,似乎瞥见喷出的火焰。


  。。。。卡。。。。文风不对,还是直接看现场吧。。

“老规矩?”“那当然,简单方便”“好,那么。。”“石头。。剪刀。。布!!”“我去,你出慢手!”“没说不让啊”“你个贱人,用卑鄙计谋赢过我,不算,从来”“好啊,你找虐我奉陪”“你不许出慢手”“好,好,再让你一个手指头”“那我就不客气了”“回答的真快。。。”“好。。剪刀石头。。。额。。。”

王诩缓缓摊到在地,古尘转过头来看向小叹“小别更胜新婚,懂?”边说边把拍王诩用的板砖收回口袋,一边拿纸擦了擦手上的血。

 “嗯。。。所以您和我爷爷还没结婚就走?”

“为什么我会和他结婚?我有老婆。。”

“额,您左手中指上的戒指是我打算给觉哥买的时候爷爷让我捎的。。”

“知道了,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分手,不过我为什么要走?走去哪啊?”边说边拿出板砖再次拍了王诩一板砖。。。

小叹坐得更直了,就像当时校长来听课,不巧就坐在自己旁边时的样子“因为。。。我又看见了。。。”

“呵,懂了,本来敲晕他就为了和你说”另一个你”的事。。。。”

小叹内心疯狂吐槽“怎么看都没有说服力吧这个,谁没事要说悄悄话要先把人拍晕啊,而且绝对是临时起意吧,这不就是是外面建筑材料吗,临时听见临时决定的吧。。。还有,爷爷头上的血都干了古爷爷这样真的好吗。。。。看在觉哥的份上我以为要用手术刀来着。。”

“好了,就这样吧,一会他问,就说有事,出差,就这么告他”

“好的。。那个。。。”

“我会替你问好的,不要感谢我。。。。”

“哦,谢谢,但是我想说。。。”

“不能带东西也不能带你下去。。。我走了啊”

看着古爷爷推门上车扔东西出来,然后直接飙120的时速,小叹选择沉默。。。

“我是想说,脖子上的咬痕漏出来了。。。。”

然后回头看向自己爷爷,无奈的说“爷爷,为什么你不和古爷爷说清楚一点啊,我看的可能不准。。”

“因为我是坑神啊,坑队友是本能啊”

“好吧,就算这是理由,但可以先起来吗,别趴着了,地板比较硬,我不想再给您拖沙发上了。。。。”

“。。。。。那他走了?”

“是的,早看不见尾灯了,怎么了?还有忘。。。”还没说完就看见王诩一下弹起来。

“哈哈哈。。。没人管得了老子了,哈哈哈哈哈”

“。。。。真是太阳了狗了,还我同情心啊,您这样到底是怎么追到古爷爷的啊”已经忍不住吐槽自己坑货爷爷忍无可忍的小叹真想再拍他一板砖。

“他告白啊,都是当年事了哈,不说了,一起去狂欢吧孙~子~”

“真的?不过您要去哪?”

“日本女仆咖啡厅”

“这个,爷爷你好像不能去吧。。。”

“没人管了啊,为嘛不能啊?啊?”

“因为,这里写着了啊。。”小叹高举着古科长刚刚扔下来的一本书《如何饲养死不了的祖传精神分裂者》by古科长、不觉

“{哔}这是什么凶残的东西啊,为什么说的是我不是你?啊?”

“也有我的啊,这里有,刚刚我看的是您的那个,第26条就是。。。当然我觉得,还比较有用的,起码他们记得把我们他们把据说是缴获的纯du{哔}品,随时可能会炸的液体炸弹等,这类东西都在哪,如何使用说清楚了。。。”

“额。。。他们赢了。。。但是。。他们又不在。。”

“这上写了,古尘买了咖啡女仆,夜总会等知名品牌百分之一的股份,有权查看客户消费名单。。。”

“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哪来这么多钱?”

“还没完。。。他给你安排了从高中到硕士的课程,一旦确认死亡会有人来接你。。。”

“我都一把年纪了。。。还让我上学啊!啊啊啊”

“还有。。因为这些出版打字编辑都是觉哥干的,所以给他了一些钱,导致你名下资产还有。。。额。。一月2000保障工资”

“呵,不可能用这么多,剩下的都转他名下了对吧?但他死了的话。。”

“不,是我名下。。。。”

“为。。。。什。。。。么”

“觉哥说让我赚聘礼,然后说只能发展关于咖啡和番茄汁的产业。。??”

“。。。这个,我倒知道一点。。总的来说是为了讨好岳父岳母吧,算了,就当给儿子买房了。。。”

“蛤??觉哥还有父母吗?那为什么会是咖啡和番茄汁。。?”

“。。。。。说来话长啊,但你知道没这两样,你岳父岳母活不下去就行了。所以,加油吧,我先去银行看看,这个月的钱到账了吗。。。”

“好的,我开车送您吧。。。”

                      end              

 

写完之后我就知道我又一次放飞自我了,真开心。。玩梗吐槽脑洞很爽啊。。。

 至于标题和标签啊。。。我随便写的,还改了好多次

【叹封】所谓玩歌词的100种方法

【all封】所谓玩歌词的100种方法

【全员】放飞自我

【主:叹封】所谓玩歌词的100种方法

【叹封】所谓玩歌词的一百种方法

【叹封】所谓玩歌词玩梗吐槽的100种方法

就是这样了。。。我错了,但是总算玩够了。。。

解释一下剧情,古科长和觉哥那本书是再知道自己喜欢上了王家的并告白成功知道王家祖传精神分裂和死不了并且知道自己死后会去那并且认识了对方达成协议之后一起写的。。。说明书。。呼~请完整读下来,谢谢。。。

放飞自我的日常,忽略标题,各种ooc和自创剧情。

对了,引用是我喜欢的一些东西,吃我安利大法(克总,那边的)

                                        欢迎您下次再来                                                  

评论
热度(28)

© 不知名的尝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