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的尝试

高三长弧

【叹封】所谓不知名的玩歌词吐槽(3)

首先,庆祝终于有3了

人物照样ooc,我照样小白

有虐

不再见系列,但只有一个小小篇,算是番外

                  欢迎您的光临       

【原谅捧花的我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

     仲夏时分,王叹之一人坐在露天的长椅上,不远处围着几个熟悉的人,都是他的朋友,或者说,封不觉的朋友。而他正望着夕阳发呆,好像在思考着人生哲理。。

      突然身后响起一个声音:“在干什么,用你打了结的大脑思考你以后的悲惨人生?”

      语气很是熟悉,让小叹想起被封不觉嘲讽的恐惧,毕竟在语言方面,幼年时的自己从不是他的对手,虽然现在也不是,以后更不可能是了。

      小叹自暴自弃的想,我这就是妻管严了吧

      是的,妻管严,他们已经结婚了。

       在成年后,一个很平常的日子,他收到了封不觉的告白,还地记得当时封不觉好像说“今天天气不错”一般的语气,说着一个惊天的内容。

 

    “咱俩找个时间把结婚证领一下,够年龄了。”

      

        王叹之在说了一声“好啊”之后,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顿时羞红了整张脸。

        一切不言而喻

       后来他们去了民政局,用了一些不可描述的行为,成功在他们俩照片下面盖了公章。。。

      就这样,他们以后是合法夫夫了

     回忆从前的小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是满脸傻笑。

      但是他身后的人看见了,那人皱皱眉好像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只剩一声叹息。

     “只剩你了,快去吧。”

      小叹站起身,整理了一下因为长时间静坐有所褶皱的衣服,回头对那人说:

    “谢谢,知道了,还有你的语气越来越像觉哥了啊,雨姐”

        没在等身后的人说话,王叹之径直走到了人群聚集的地方,聚集的人群慢慢分散,毕竟,真正的主人是他。他们,只是客而已。

      他站在聚集的中心,看着面前的一切,突然感到了莫大的恐惧,对未来的迷惘,对生死的不知,像潮水般淹没了他。他张大嘴,好像有双无形的手,攥住了他的咽喉。

          但他需要习惯这件事,这需要一点点时间,去习惯。。。

             封不觉已经死了的日子。

         那个人如何死亡对于他来讲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需要接受只剩一个人的日子了。

     突然,他笑了,就像刚才。。。

    “觉哥,说好了一直在一起呢,这算你失信了对吧?”

        没人回答,他自顾自的说下去。

     “觉哥,我以后再也不熬夜连手术了,我保证好好吃西红柿炒鸡蛋,我保证不会有任何一个‘前女友’来找我了,我保证。。我。。我。。。”

       他没在说下去,因为本来微笑的脸已经扭曲了,沾满了微咸的无色液体。他深呼吸了几下,表情恢复正常,气息也接近平稳,  渐渐地,他平息了,因为他想,以后再也没有一个人在他悲伤时及时的安慰他了,再也不会有了。

         他弯下腰,看着躺在棺材中的那个人。

        本来就很白的皮肤因为缺少血液的流动变得病态苍白,但本来有色泽的嘴唇却变成了乌青色。

       王叹之低下头,把嘴靠近那人的耳朵,说:“封不觉,我爱你”

        有一个人说过,我爱你这种话,男人一辈子只说一次,在你死的时候我会说

        然后,时间到了。

       在钟声的奏鸣中,他虔诚的落下了他最后一个吻,一如当年喜结良缘时。

       “那么,不再见了,觉哥。”

——————End————————

额,本来不是故意放玻璃刀的,但是因为某些事心情超差。。所以

不过放心,那件事完全是我误会,所以我很开心了

所以,有后续小甜饼什么,你们要吗?

要的话,,说一声啊,不说的话,我就看心情了 啊

本人喜欢虐来着

                               欢迎您下次再来          

 你问花呐?哈哈,葬礼你不献花吗?


评论(6)
热度(30)

© 不知名的尝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