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的尝试

高三长弧

【伍封】《歌声嘹亮》

小白ooc,卡文硬写ing,不知名的尝试
私设伍迪封不觉同居。。。

S市的冬天冷的可怜,但对于窝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来讲,并没有多大影响。

他们可以围着毯子,身边放个电暖气,手里捧着一杯温热的咖啡,坐在窗边,嘲笑着楼下一个个把自己裹成一个球的行人。。。。。

而我们的封大文豪,正是上面这种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但是,我们要相信封不觉作死能力,意外,总是可以作出来的,比如,在离交稿日只有5小时的时候一字未动什么的。。。

这直接导致了封不觉彻底没有了闲暇时间,只能乖乖的熬夜赶稿,而熬夜赶稿也就间接导致无法准时上床睡觉,而无法按时上床,就又直接伤害了另一个人。。哦,不。。。魔鬼的“夜生活”

在第N次催促睡觉都被封不觉残忍拒绝后,伍迪表示,老子不发威你真当老子是病猫吗!

“嘿嘿嘿,封不觉,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去不去睡觉!”

“呵,本大文豪赚钱养家容易吗!吃白饭还有意思说话?还不快去泡杯咖啡给我”

吃白饭的那位嘴角抽了抽,打了个响指,一杯咖啡就落在了那人的手边。

“这就对了,乖,再给本大爷捶捶腿”

“嘿嘿嘿,让我拿小拳拳捶捶你胸口?”

“你这一拳下去我可能会死。。。。”

“知道就好”伍迪边说边坐在了封不觉旁边的沙发上“你确定你不去睡觉吗,嘿嘿嘿”

“同样的话我根本不想重复第二遍”

“嘿嘿嘿,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啊。。”

“哟,你还要干嘛?”

伍迪冲着封不觉扯了一个“纯良的”微笑“给你唱歌而已,嘿嘿嘿”

“喂喂喂,你这是要毁灭世界吗?”虽然这么问,但封不觉一脸淡定,连头都没回。

“嘿嘿嘿~那我就唱了。。。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满枝芽~”

“噗~”伍迪刚刚开口封不觉就把刚刚到嘴的咖啡喷了出去。

“又香又白人人夸,让我来将你摘下,送给别人家~”

“停停停,伍迪,别唱了”不得不说,伍迪这招效果显著,封不觉立刻认怂,但可惜,伍迪就是伍迪,贱力不是一般的高,显然不会这么放过封不觉的耳朵。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啊~,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看着唱上瘾的伍迪,封不觉明智的选择了行动——跑过去,抓住了伍迪的脸,使劲揉。。

但是伍迪并没有受影响“茉~莉花~啊~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而且声音居然还加了颤音。。。。

“呵呵,伍迪,你当老子真没方法堵住你的嘴!?”

封不觉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冲着伍迪的嘴就吻了过去。

然后歌声停止了,安静的屋子内只有“滋滋”的水声

良久,封不觉抬起来身,面色没有明显的变化,只有微红的嘴唇证明了刚刚激烈的斗争

“行了,满意了吧。。。老子还要赶稿。。。。”

“嘿嘿嘿,那我接着唱?”

“大爷,您是大爷,我去睡觉,总行了吧”

“嘿嘿嘿,晚安,宝贝。”

“晚安,还有,我刚刚把你的歌录了下来。。。”

“怎么?你还要反复欣赏?你要听,我可以随时给你唱,嘿嘿嘿”

“。。。。。然后,发到了群里。。。”

伍迪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但还没完,封不觉接着说“现在古尘,王诩,西蒙,文森特,小叹,斯诺,若雨,小灵等一系列人给你点了赞,现在都快100赞了。。。”

“嘿嘿嘿,那是他们欣赏我。。。”

“王诩说他在除鬼的时候放的这首歌,然后鬼吓跑了,他现在,正在满世界追鬼。”

“。。。。嘿嘿嘿,封不觉你还不困?”

“喂这么生硬的转移话题真的好吗。。”虽然嘴里说着吐槽,但人还是乖乖的走向了房间

“对了,明天编辑来你给我挡着啊。。。。”

“你说安家那个?嘿嘿嘿,你来求我啊~”

“那你放我去赶稿?”

“不放”

“。。。。。贱人啊~”

“嘿嘿嘿,过奖了”

“说吧,让我怎么求你”

伍迪上前搂住了封不觉的腰身,微微低头向怀里人的脖子吹了口气

“你懂得,嘿嘿嘿。”

“呵,我就知道。。。。”

“嘿嘿嘿,一起去睡觉吧,宝贝~”

“我要是能睡着算我输”

但是最后封不觉还是睡着了,毕竟伍迪他不是人啊,在任何方面上。

转天

安月琴看着伍迪怀中睡的特香的封不觉表示被闪瞎了眼

“嘿嘿嘿,他可以不交稿吧”

“可以可以,但是你要授权我对你们俩为原型的创作”

“这个没问题,嘿嘿嘿”

——嘿嘿嘿的分界线——

【全员】聊天记录

三渣剧组群

疯不觉:分享,音频:贱人的歌.mp3.

枉叹之:贱人?这是是谁啊?我听听。

古科长:午夜惊魂啊。。。。我去叫王诩听听去。。。@王诩

枉叹之:这是。。伍迪???【绝望.jpy】

天一:呵,唱歌这货是谁,我不认得。。。

梦惊禅:啊,吓得我烟都抽反了。。。。

文森特:不敢相信啊,我居然认识这种贱人,@席德 @裁判

西蒙:我现在正在考虑一件剑劈死他。

王诩:猫爷我,【哔~】,老子正除鬼除到一半,我一点开这歌,鬼就直接吓跑了!

王诩:而且【哔】是分散着跑,刚刚都快打死了都没见他们跑的这么快!@猫爷

吞天鬼骁:这是什么,我浑身汗毛倒立了都。。。

迹部:喂喂,楼上都语序吓反了啊。

取名真是难:我不想发表评价【生无可恋.jap】

才不怕呢:我好像看见了我死去的太奶奶在向我招手

顾问:呵呵,这就是那个。。伍迪。。。?

古尘:是的,你有什么评价吗

顾问:我想让他赔我番茄汁

天一:呵,一听就把番茄汁喷了的渣渣

顾问:你敢对着我身上的某人喷的咖啡再说一遍吗

湿婆:我手机内存不够了,听不了,这音频是什么?

秋风瑟:你不会想知道的

迹部:你不会想知道的

鸿鹄:你不会想知道的

吞天鬼骁:我已经拿给他听了

湿婆:。。。。。我后悔了。

叶纸:我更关注,鬼骁你专门请假出去,就为了去了湿婆那?

梦惊禅:啊,现在的年轻人啊

生鱼片:我耳朵好像坏了。。

条形码:可怜楼上的。。。

似雨若离:我觉得,真正可怜的应该是不觉。。。。

疯不觉:【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jap】

悲灵笑骨:当事人现身了啊。。。感觉如何?【幸灾乐祸.jap】

梦公司总裁:没想到自己老婆把我给卖了啊,嘿嘿嘿

席德:前辈,其实,你唱的,还可以。。。。

文森特:席德啊,你不用勉强的,那人脸皮已经厚上天了。

梦公司总裁:嘿嘿嘿。。。。

席德:哎,其实,我建议前辈还是再不要唱歌了好

疯不觉:+1

才不怕:+1

王诩:+1

猫爷:+1

湿婆:+1

—————————全员禁员—————――――――

评论(2)
热度(58)

© 不知名的尝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