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的尝试

高三长弧

【伍封】《共同点》(2)

共同点(2)
*小白ooc,卡文ing,对不起哈。。。
*私设,两个宇宙互通哦
*果然乐乎对手机不是很友善啊,还是电脑好

“欢迎来到不知名的采访直播间~”

考试X结

【觉哥】

“这倒是让我想起了一次记忆犹新的考试”

“哦,’让封不觉记忆犹新’?到底是什么考试啊?”

“劳技考试”

“啊?。。。”

“考打中国结。。。。。”

“啊,我懂了,童年阴影啊,但是,我很好奇,那场考试你怎么过的?自己打了个死结?”

“呵呵,并不是,我开考两分钟就成功地把自己的手缠住了,不知道为什么,缠的非常有‘技巧’最后还是下课小叹找剪刀帮我剪开了”

“哈。。哈。。。起码证明您还是有一定天赋的,那考试。。。”

“小叹顺便帮忙做了一个”

“真是一股理所应当的语气啊”

“哈,小叹可是居家必备出门常带必须品”

【王叹之】

“听说学校考中国结的时候是你帮觉哥打的结?”

“是啊,我当时就觉得觉哥肯定不会做这个,就顺手帮他做了”

“。。他之前没和你商量好?”

“啊,是啊,当时就觉得反正时间富裕,就多做一个吧,也不知道为什么,结果交作品时就发现觉哥把自己缠住了”

“我不知道是该吐槽你们狗男男,还是该吐槽封不觉不会打结了”

“。。。咳咳”

“好吧,那你为什么没想过教会觉哥打结?”

“我尝试过啊,但是偏偏这个觉哥怎么学都学不会。。。”

“那觉哥鞋带领带什么的怎么办”

“我可以帮觉哥系啊”

“可是,你以后不在他身边了怎么办啊?”

“不可能,我一直会在觉哥身边的”

-咖啡

【天一】

“容我问一下,您为什么这么喜欢喝咖啡呢?”

“因为那可以让我知道我自己的存在或消逝。。。”

“停,请说人话,谢谢”

“听说咖啡喝多了可能会猝死,我想试试,但是一直没成功过”

“嗯。。。。。。。”

“还有就是因为咖啡比较便宜”

“这个才是重点吧啊喂。。。。。”

【觉哥】

“请问你家为什么有那么多咖啡?是很喜欢喝吗?”

“是啊,可擢吾之神,以灵之感召。。。。。”

“打扰一下,能说人话吗,谢谢”

“可以提神醒脑抗疲劳,居家赶稿必备!”

“那。。。为什么买了咖啡呢?X牛,XX特饮都可以啊”

“呵呵呵,这你就不懂了啊,这是规划~规划~”

“。。。。。不会是。。因为。。便宜吧?!”

“孺子可教也啊~”

“似曾相识的答案。。。。不亏是一家子吗”

【篇外采访:买咖啡的人】

事情要提前:在不知名去采访之前,去问过买咖啡的大叔,毕竟筛选一下我会省好多工作量。。。然后。。。

“可以问一下最长来这买咖啡的人,你有印象吗?”

“额,这个啊,还记得,是个。。戴眼镜的小哥来着”

“嗯?还还记得他的名字吗?或者记得具体长什么样子,描述一下也行”

“哦,老穿着西装,黄皮肤,额。。。。。眼睛是蓝色。。不对。。是黑的。。。”

“想不起来吗?也没关系的。。。。”

“我想起来了!来我这儿老买咖啡的有两个人,都戴眼镜我才给弄混了”

“那可以具体描述一下吗?”

“一个是黄种人,黑眼睛,笑起来挺阳光的,但是我看见他有一次在怼一个人,每句都带屎尿梗,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还有一个白种人,蓝色眼睛,就是说话老带着‘嘿嘿嘿’。。特别贱那种”

“。。。。。是不是一个姓顾,一个姓伍”

“啊?估计是你认错了吧,这两个人的订单上一个姓天,一个姓封。。。真是两个奇怪的姓氏”

“。。。。【哔—】,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光天日下喂狗粮啊!!!”

然后我看见了老板看着我的怪异眼神。。。。

【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jap】

作死

“你们做过的,最作死的事是什么”

【觉哥】

“离交稿最后期限还有5个小说,我一字未动”

“那你最后。。。”

“过程曲折,但那天我经历了一次难忘的,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打击”

【王诩】

“在麦当劳叫了肯德基外卖算吗”

“算啊。。结果怎么样了?”

“肯德基小哥来到麦当劳,点了个汉堡套餐扔给我,然后告诉我其实比起肯德基的他觉得麦当劳的更好吃”

“年年出奇葩,今年特别多。。。。”

宿敌

【惊悚全员】

“你们最恨谁?或者是最想和谁作对?”

“封不觉!!!”

“喂喂,没有不同的答案吗?!”

“没有”
“那种人去死才好”
“那可是我的宿敌”
“你再说什么,那是我的宿敌”
“疯兄的拉仇恨能力一向很好”

“果然以后还是要和封不觉保持距离啊”

【觉哥】

“你觉得你的宿敌是谁”

“我自己”

“?”

“就是我自己,封不觉”

“啊,是指那个把自己都计算进去的人吗?”

“是啊,但可惜,这也是‘我’来掌控呢”

“你就不怕有一天玩脱了吗?”

“Why so serious?”

PS:具体封不觉作了什么死请看歌声嘹亮

评论(4)
热度(64)

© 不知名的尝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