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的尝试

喜欢看书,喜欢听故事
主跳惊悚,复战,楚路,晏指
高三了,要长弧了
(我还是爱着惊悚)

共同点·番外篇【顾天】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我好久没看贩罪了,铁定ooc了,实在抱歉

#蹭一下惊悚的热度,占tag抱歉哈。。。

#双向暗恋的故事

                            祝您阅读愉快

   采访ing


【天一】

 

   走进城市一角一座昏暗杂乱的书店里,一进门就看见了用书盖着脸瘫痪在老板椅上的天一。

 

“您好。。。。”出于礼貌,我试着和老板打了个招呼。

 

“我不好,谢谢”

 

  我强忍着过去扇他一巴掌的心情,深吸一口气,马上开始了今天的采访。

 

“请问您知道什么是波动理论吗?”

 

“呵呵”

 

   好吧,我知道这问的有点多余,他要是不知道就怪了。。。但是我还得强行尬着说下去,毕竟受人之托嘛。。。。

 

“在波动理论里,我们的心理变化和情感波动是可以呈现为一种波长的。。。”

 

 “哦”

 

“这种波长水可以轻松感觉到并反应出来。”看着摊在椅子上成一坨状无精打采的老板,突然很想那杯咖啡泼他一脸。

 

  要问为什么是咖啡?因为泼的是咖啡的话我不会死。

 

 “所以?”老板用闷在书后的嘴,闷声的吐出两个字。

 

“。。。封不觉是用顾问的血造出的孩子”

 

“我知道,可是这和你上一句话没有半点关系”

 

“人的血液里百有分之90是水,而且封不觉长的像你”

 

“。。。。。。”意识到什么的老板沉默了。

 

“有时候吧,我不得不感叹你的情商之低”

 

“呵,我一般不用考虑这种事的。。”他挪了挪坨状的身体,拿下了盖在脸上的书

 

“可你现在要考虑了”不得不说,天一那颓废的样子真让人觉得劳累,所以我决定搬一摞书过来坐着。

 

“我完全可以不去考虑,你知道的,先变成无机物质的一定是他”

 

“那你喜欢他吗。。。”

 

“什么。。。。?”

 

“你真的舍得你的狗头军师去死?”我换了一个说法

 

“谁会不舍地一个动不动就割掉你头的人去死?还有,他死了我就不用付他工资了”

 

“但是你一直在放任他割你的头,而且你并不缺付他工资的钱,他也不缺你付他那些工资,他要是想要,以他顾问的名字,有不少人求着给他送钱。”

 

“不,我很缺,逆十字已经要转职成牛郎团了。。还有,按你那么说,那他每天以工资为名怼我岂不是闲得无聊。”

 

“也可能是为了某种目的,比如,为了和你说说话~”

 

“哈,哈,哈,这绝对是年度最佳笑话,不得不说你适合去搞笑”

 

“顾问作的事从来没有多余的”

 

“他可能脑子突然进排泄物了”

 

我上下打量了一下他“是很像。。。”

 

他突然从脚边拿出一小袋猪饲料,看了看饲料又看了看我“你也很像。。。”

 

我认真地告诉我自己,千万不要和从厕所出来的人计较,所以我果断的。。。

 

“对不起”。。认错了。

 

真的,我不是怂,不是怕被切了喂猪,真的!

 

“。。。。。他并不喜欢我,而且你的波动理论存在争论”就在我幻想自己被猪吃掉的过程中,我好像听见老板这么和我说。

 

我揉了揉耳朵,我好像不是幻听了,老板真的在认真和我讨论顾问喜不喜欢他?!

 

“那你怎么解释他天天找话题和你说话”

 

“找理由割掉我脑袋?”

 

“你就天天凑过去和他互怼让他割你脑袋?”

 

 老板突然挣扎着坐起身盯着我

 

“说白了你也喜欢每天和他互怼,让他割你脑袋”我惊奇的看了一眼他继续说了下去,希望一会不会被切碎喂猪。

 

“我有病啊。。。。”

 

“说不定哪?恋爱中的双方没有正常的”尤其是两个都是贱人的时候。

 

“呵呵,有道理”刚刚坐直不就的老板又一次瘫了下去

 

“看来您是承认了”

 

“呵,差不多”

 

“我建议您告白试试看,又不少块肉,顶多再死一次,马上就可以知道顾问喜不喜欢您了,这方法简单粗暴,实属有效。”

 

“可以考虑”说完就伸手指门,一副送客的样子

 

  达到目的我恭敬地祝贺老板早生贵子后,就迅速的跑了出去,因为我真的不想变成饲料。

 

                                                                                                                 

 

至于我为什要问这个问题。。。事情就要提前几个小时,我一开始采访顾问的时候。。。。

 

【顾问】

 

“您好顾问先生,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不可以”

 

“。。。。。。”这打开方式有点不对,我不是自带问了必答的buff吗。。。

 

“让我回答你问题可以,帮我个忙”

 

“您说。。。。我力所能及的话”还有您狗头军师干不成的事吗。。。。

 

“找天一聊聊天,以采访的名义”

 

“额。。。他可以选择不聊”

 

“放心,他一定会有兴趣和你聊聊的”

 

“好吧,您请说”

 

1个小时后

 

“我。。我懂了,祝你们性。。呸,生活快乐”

 

“谢谢”看着突然笑的一脸阳光但身后都是黑气的顾问,我为天一默哀一秒

 

“那。。报酬。。。”

 

“接受你的采访”

 

“如果成功我希望加上老板一起”

 

“愿意吃狗粮我不拦着”

 

“。。。。。。。。。”啊,我才不信两个贱人秀恩爱会闪瞎我的24K金狗眼

 

 

 



【回到现在】

 

看着走进书店的顾问,我微微一笑,慎重的决定了一件事:我要偷听。

 

正常互怼之后,就听见天一果然半死不活的告白了

 

然后的1分钟内静寂无声

 

再然后,就传来了滋滋的水声

 

再再然后,我听见了一些不可名状的声音

 



我捂住了我碎掉的耳朵,留下了幸福又悲怆的泪水

 

【mmp,求你们小点声】


                                                                                                                   

  

     这篇主要来自于我对封不觉明明是顾问的血造出来为什么像天一这件事的怨念。。。


“我爱你爱的连血都是你的样子”什么的


总之,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至于文笔。。。看我名字,贵在尝试!



评论(11)
热度(63)

© 不知名的尝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