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的尝试

喜欢看书,喜欢听故事
主跳惊悚,复战,楚路,晏指
高三了,要长弧了
(我还是爱着惊悚)

【斯封】纪念日(上)

#第一次写斯封长篇估计ooc

#还点文 @萤火 ,对不起我ooc

#这篇起码还是,你们放心吃

一.

 “刺啦——刺——”

 

一台摄影机发出了刺耳的声音,里面的声音也逐渐的清晰了起来

 

“好了,好了,斯诺过来”

 

“没想到这东西还真的能修好啊,乌鸦先生果然厉害”

 

“嗯~乌鸦先生?那是什么,我今天可没看见主办者哦?”

 

“啊,抱歉抱歉,喊习惯了嘛,不觉”

 

“算你识相,今天可是个大日子,严肃点”

 

“是啊,今天可是和乌。。不觉结婚一周年纪念日了”

 

“所以今天,我们打算录个像纪念一下,算是存份狗粮”

 

“不觉开心就好”

 

“嘿嘿嘿,过来”

 

“嗯,什么。。。唔。。。”

 

只见封不觉一手握住摄像机,一手拉住斯诺的领带,嘴唇贴了过去,把斯诺的话堵在了嘴里

 

而后,一阵阵让人脸红的唇舌交缠的声音传出

 

良久,唇分

 

“今天不觉很热情啊”

 

“我今天晚上更热情”

 

“我很期待啊,不觉”

 

“废话少说,首先我们要——”

 

“逛街?出游?开房?还是。。。”

 

“呵,不知生活艰难的渣渣,当然要去买菜了啊!要不你晚上吃什么!?”

 

“我觉得,“吃了”不觉你就够了啊”

 

“呵呵”

 

 

二.

 

每个早晨,当你推开超市的大门,经常会看见一群大妈叠罗汉一样的堆在一起,形成一座坚不可摧的人肉之墙,阻隔在你与菜之间,而你的任务便是穿过这刀山火海,取得最终的宝藏——做饭食材。

 

现在,斯封二人站在了超市门口,也马上要挑战这深渊模式的买菜副本了

 

“咳咳,原来你每天都要如此辛苦的来买菜吗”

 

“是啊,是啊,知道你来我这白吃白喝我有多辛苦了吧,所以下次赶紧叫你那个什么手下过来给我做饭刷碗好了”

 

“其实。。我也会做饭的,为什么不让我来呢?”

 

“呵,就以你那奇葩的味觉,吃完你做的饭我可能会死”

 

“可是,我还是喜欢不觉你亲自做的饭呢”

 

“哦?因为有妈妈的味道?”

 

“差不多,都是充满了“爱”的味道哦”

 

“呵,算你小子会说话”

 

“但是每天让你这么挤也不行,所以,不觉以后只要给我做饭就好了,食材并不用担心,我会叫人送来的”

 

“啊,万恶的有钱人啊”

 

“对了,不觉你一会也要背着这个。。。。摄像机?”

 

“这个?没问题啊,因为一会是你去挤,我会在旁边录像的”

 

“乌鸦先生真是狠心啊”

 

“二等公民快去,一会没有新鲜的菜了”

 

 

三.

 

“啊,可回来了,真是累啊”

 

“明明是我挤进去买的菜。。。。”

 

“嚯,还有怨言了啊,我举半天摄像机也很累的好吗”

 

“是你非要自己举着的啊。。。”

 

“这是我为了亲自捕捉你英勇的身姿,你应该感激涕零啊,二等公民”

 

“是是是,乌鸦先生最厉害了”

 

“好了好了,食材放那,一会给我帮忙吗”

 

“好啊”

 

“现在在我做饭时敢进来,还能给我帮忙的也就只有你了,自从小叹有了老婆就忘了发小啊”

 

“不用王叹之先生了呢,不觉你有我就够了”

 

“是是是~~”

 

“那么现在就开始准备?”

 

“不急不急,大好的时光,看部电影如何?”

 

“听不觉的”

 

“那么接下来就是——二人烂片马拉松活动!”

 

“听这个名字我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三.

 

“刺啦——刺啦——刺”

 

 

“斯诺你还在弄那个摄像机吗?”

 

“是啊,没想到刚刚居然会黑屏啊,果然不好用了”

 

“不,我总觉得摄像机是拍到这部电影后黑屏的”

 

“额。。有道理,不过乌鸦先生你经常举办这种。。这种自虐的活动吗”

 

“啊。。是啊,以前和包大人小叹每个月都有几次”

 

“如果你那么喜欢的看的话,我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不,我可以和包青他们一起看,不用勉强”

 

“乌鸦先生不要再拿这种事情逗我了,我会吃醋的”

 

“哦,用我去给你拿个陈年老醋去吗”

 

“不,只要。。。。”

 

斯诺放下了手中的摄像机,走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封不觉对面,身体下倾,双手撑在了沙发靠背上

 

“这是要壁咚了我啊,下一步是不是要亲上来了?”

 

“Bingo”

 

说完便低下头,距离刚好是个负深度的吻

 

斯诺是情场老手这件事封不觉一直很清楚,所以他同样很清楚一旦由斯诺主导,自己和他过不了三招

 

所以,封不觉很明智的在擦枪走火之前推开了他上方的人

 

“OKOK,亲也亲过了,去修你的摄像机去,看看拍下了什么吗”

 

“其实我觉得拍不拍并没有什么区别,就算拍估计也只能拍下乌鸦先生摊在沙发上的身影”

 

“估计还会拍下你那全程揩油的手”

 

“嗯。。还真的拍下来了。。。”

 

“什么?你全程揩油的行为?”

 

“不,是刚刚那个吻,拍的很清楚,比如,不觉你脸刚刚好红啊”

 

“无路赛,该去作饭了!”

 

“乌鸦先生可是害羞了?”

 

“并不是,只是,真的该做饭了”

 

说着,封不觉拿过摄像机对准了钟表——5:20

 

斯诺见状一笑“也是,该去做饭了”

#是的,我卡在不觉做饭那点了,如果觉得这篇还看的过眼的客官理我一下,告诉我要不要写封不觉做饭,我快纠结死了o(╥﹏╥)o

#忐忑等评价o(╥﹏╥)o

评论(10)
热度(32)

© 不知名的尝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