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的尝试

高三长弧

【斯封】纪念日(下)

#ooc,有车,学步车(点不开的戳我头像!),渗入

#快开学的疯狂一更,我真的肝爆了啊喂!

#萤火点的文是终于写完了嘿嘿嘿

@三文鱼. 做饭的。。我到底是写了。。。。【绝望】

四.

 

“把摄像机放在这里吧”

 

“不,以您做饭的身姿,我觉得它还是离远点好”

 

“好吧好吧,首先请出我们的牛肉先生,他来自遥远的西方,奔波千里来此只为找到他命定之人——”

 

只见斯诺心领神会的递了根胡萝卜

 

“——那就是胡萝卜小姐,虽然这位小姐生性古怪,但却把牛肉先生迷得魂不守舍”

 

这时斯诺已经在调研制牛肉的调料了

 

而封不觉拿起了胡萝卜开始料理,边给胡萝卜削皮边口中以说书的口气念叨着“在牛肉先生的攻略下,胡萝卜小姐成功的推掉了他神秘的外衣”

 

“就在这时,牛肉先生竟然遇上了自己的仇人——姜!蒜!料酒!”

 

恰好斯诺也把调好的腌料送到了封不觉手里

 

“这些仇人把牛肉先生碎尸万段,简直千刀万剐,罪恶罄竹难书”

 

只见封不觉边说着,边把牛肉切成了柳,放进了调料里

 

“可这胡萝卜小姐也是个奇人,嘿!居然拼死拖着寻仇之人进了十八层地狱!”

 

起火,浇油,热锅,倒入腌好的胡萝卜和牛肉,一系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

 

“嚯,进了十八层地狱还不老实,岂有此理,大刑伺候”

 

边说着,便加入了食盐与酱油,并拿着铲子翻炒

 

“好,出锅,斯诺拿盘来!”

 

正在那边处理食材的斯诺马上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拿着盘子走了过去

 

“今天不觉居然开始讲故事了啊,心情不错?”

 

而且居然做出了这么正常的家常菜,真是少见啊

 

“哼,你懂什么,我这叫即兴创作,又名外出取材”

 

“好好好”

 

“不过你个鱼唇的二等公民既然提了要求,那我就大发慈悲的采纳了吧”

 

“等等,我提什么要求了,我怎么不知道”

 

“下面我要加快速度了,去取牡蛎来”

 

封不觉边吩咐斯诺,边取了辣椒,香葱放在案板上开始料理

 

“尔等宵小休要反抗,快快拿命来,斯诺,给牡蛎上烙刑!”

 

“好的好的,没想到不觉这么有心意”

 

斯诺说着便把牡蛎放入了烤箱,把架在灶台上的锅放入了一定量的油

 

“哦?何出此言?”

 

封不觉虽然在和斯诺聊天,但手里做的分毫不差,转身把刚切好食材放入了油锅中翻炒了两下

 

“牡蛎——古希腊神话里牡蛎是一种代表爱的食物哦”

 

“呵,你小子懂得还挺多”

 

“那是当然,要不怎么配得上乌鸦先生呢”

 

“听话,过来”

 

斯诺拿着食材就听话的走了过去,只见封不觉左手拿着铲子环住斯诺,右手翻锅倒出炒好的调味料,扭头就对着斯诺来了个一触即分的吻

 

然后。。。然后。。没有然后了,摄像机黑屏了。这绝对不是闪瞎的(划掉)

 

五.

 

屏幕一阵波动,片刻之后画面终于清晰,只见屏幕略微昏暗,只有餐桌前的烛火闪闪发光,照亮了坐在饭桌前两个人的身影。

 

正好其中一个穿着紫色西服的人看向这边

 

“啊,摄像机终于充好电了”

 

“是啊,没想到会突然没电。。。不过最主要的部分还是记录下来了”

 

“啧,居然没拍到后面本大爷做饭的英勇身姿真是可惜”

 

“没事哦,我都看到了”

 

对面那人一副正装着身,烛光映着他那充斥着爱意的眼睛,恍若星辰闪耀

 

“说起来,为什么咱们在家里吃着中式的家常饭,为什么如此隆重?”

 

“比较有气氛嘛”

 

“【哔——】的气氛,先不说在家里你换什么正装,就先说你给我的西装为什么是紫色西装,是真的在家也让我cos小丑吗,我是不是还要一会画个浓妆涂个红嘴唇,顺便说几句经典台词!Why So Serious?”

 

说完封不觉就一脸生无可恋的趴在了桌上,顺便眼疾手快的抢走了斯诺刚包好虾仁

 

斯诺无奈的再次拿起一个虾仁,虽然知道这个剥完还是会被封不觉抢,但乐趣在此嘛

 

“那乌鸦先生不也是乖乖的穿上了吗?”

 

反正斯诺现在一点也不打算告诉封不觉他还准备了一个乌鸦面具,但考虑一会要吃饭不方便就没拿出来

 

“好吧,就算是为了重温咱们正式相遇时的印象,但你能解释一下餐具的问题吗”

 

“。。。。这个是。。烛光晚餐标配。。所以。。。。”

 

“所以你就只拿出了叉子和刀。。。”

 

斯诺罕见的脸红着点了一下头

 

“【哔—】烛光晚宴,你看过拿叉子吃米饭的吗,啊!?”

 

边说着封不觉边泄愤似的用叉子叉了叉米饭

 

“哦?乌鸦先生没了合适的餐具就没法吃饭了吗?”

 

斯诺用叉子盛起了“几块”米饭放进嘴里,嘲讽一般的语气说出了这句毫无逻辑性、强词夺理般的话语,并且理直气壮,把封不觉开展逻辑/强/暴时的样子学了个十成十

 

“呵,无聊的激将法,今天我就让你大开眼界一下,知道什么叫人外有天,天外有封不觉”

 

“拭目以待,不过可惜,我都快吃完了,看来没有乌鸦先生的份了呢”

 

“呵,高兴地太早了吧”

 

刹时,风起云涌,两方气势恢弘,大战一触即发

 

“等等,我们能开灯吃饭吗,我快看不见菜了”

 

“其实我也是,都怪不觉你的蜡烛太差”

 

“岂有此理,你个不知柴米油盐贵的蛀虫,你可知上等蜡烛顶我一顿的清汤挂面啊”

 

封不觉边吼着边打开了照明灯

 

“啊,世界都清晰了”

 

“嗯嗯”

 

“呦!厉害了,趁我开灯居然吃的这么快,小子胆肥了啊”

 

“不觉做的饭太好吃了,我情不自禁而已”

 

明亮的灯光,正式却突兀的打扮,怪异的烛光晚宴与形似疯魔却一起冒着粉红气泡二人,不知为何,真是意外的和谐般配呢。

 

 

六.

 

画面一转,来到了卧室

 

“刚吃饭饭没多久就过来。。。这么急切吗。。。”

 

封不觉眯着眼,看着坐在床头的斯诺

 

“我这不是比较期待不觉早上对我说的话嘛”

 

斯诺身子朝这边贴了过来,嘴唇靠近封不觉的脖子吹了一口气

 

“啊?那句啊?我怎么不记得”

 

“不觉,骗人可不好呢。。况且。。”斯诺超摄像机方向一指“这里可都是录着呢”

 

“啧,吃完就上,可真是惬意啊”

 

“不觉不是常说我是人生赢家吗?”

 

“万恶的人生赢家啊”

 

“反抗是没有。。。。。”

 

斯诺剩下的话全部消磨在封不觉的热吻之中

https://shimo.im/docs/oEn3X923ip4zlvtY/ 「纪念日」
(打不开的先登录,登录不管用换PC版乐乎,实在不行戳我头像,有图片版)

 

七.

 

次日,阳光透过玻璃,在房间中投下了一道道光束,照亮了房中场景

 

一人倚倒在床上,另一人拿着碗米粥给那个人喂食

 

“昨天那个你居然都拍下来了”

 

“不觉放心,我会删的”

 

“呵,昨天过的可是舒服了?”

 

“额。。。。”

 

“看见水池的碗了吗?看见电脑桌前的键盘了吗”

 

“看见了”

 

“那就赶紧去刷完碗,然后在这儿跪键盘给我揉腰去”

 

“好的,不觉等会哦”

 

不得不说,喂饱的总比不喂饱的好用,不是吗?

 

 

——End——

 #其实5我在恶搞,故意用不协调的描写方法,我估计是发疯了

#老子写了什么啊啊啊啊啊【群魔乱舞状】

#评论,要评论,第一次写车,看了的都去打卡!!

#欢迎您坐车愉快

评论(25)
热度(31)

© 不知名的尝试 | Powered by LOFTER